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亲情 > 热门标签:
吴爱民和吴豌豆
摘要:
前卫的父女关系,真正了解女儿作为女人的喜怒哀乐,这比很多直男癌老爸不知强了多少倍!
 
 

 

 

吴豌豆的爷爷对自己的儿子吴爱民有着莫大的希望,大概是希望他将来有一天成为国家主席,所以取了一个心怀天下的名字。
 
吴爱民的前半辈子关心国家大事,常常为了国计民生操碎了心。生下吴豌豆之后,国事不管了,一心扑在女儿身上。
 
吴爱民爱女如命,以至于吴豌豆的妈妈都后悔自己生了个女儿。
 
小时候,大冬天,吴豌豆深夜发高烧四十多摄氏度。吴爱民急了眼,跳起来穿着睡衣、踩上拖鞋就抱起吴豌豆冲了出去。到了医院,打上吊瓶才发现,自己跑丢了鞋,脚上起了泡,血肉模糊。
 
小学四年级,吴豌豆写了一篇满分作文,整个语文组都惊艳了啊。语文老师却一口咬定:“这一定是抄的,这么小的年纪,怎么能写出这样的作文来呢?抄的,抄的。”

吴豌豆哭得涕泗横流,跑回家,坐在地上嚎啕大哭。吴爱民一听,怒了,杀进学校,追着语文老师围着操场跑了二十几圈,质问:“你凭什么说我女儿的作文是抄的?”
从此没有人敢惹吴豌豆。
 

 

吴豌豆发育得早,十四五岁已经胸意盎然,妈妈担心吴豌豆被青春期的小屁孩惦记,故意给吴豌豆买了小好几号的内衣。吴爱民得知之后,大发雷霆,骂自己的老婆坑闺女,骑上自行车,杀进了内衣店,在女服务员讶然的注视中,买了合适的尺码,又骑着自行车杀到了吴豌豆的学校。

吴豌豆接过老爸递给自己的大红色文胸,当场就傻了眼。吴爱民语重心长:“不能违反自然规律,有多大就穿多大!”

吴豌豆第一次来例假的时候,吴豌豆的妈妈不在家。少女吴豌豆在厕所里看着自己身上流出来的鲜血,以为马上就要死了,于是发出生平最夸张的一次少女啼叫:“救命!”

吴爱民冲进厕所,看见女儿哭得梨花带雨,不知所措。吴豌豆感觉自己“回光返照”,握着吴爱民的手说:“爸,你和妈妈好好过,再生一个,别为我难过。”

吴爱民把吴豌豆抱到床上,绞尽脑汁地给吴豌豆解释这些鲜血的来源。“这个东西呢,通俗一点来说,叫例假,是一种雌性生物专属的保鲜手段。每流一次血,你就比上个月漂亮一点,嫩一点,好看一点,长大一点。女人要变得更好看,就要受点苦,明白?”

吴豌豆恍然大悟,每个月等着盼着自己流血,每次痛经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就安慰自己,保鲜,保鲜,我要变得更好看!
 

 

高一下半年,吴豌豆早恋了。妈妈去开家长会,被班主任如临大敌地告知:“你女儿早恋了!痛心啊!她学习那么好,怎么能早恋呢?”

妈妈气坏了,回到家召集七大姑八大姨,批斗吴豌豆。吴豌豆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吴爱民抽了两口烟,吐出两个烟圈,不容置疑地下了结论:“该恋爱恋爱,这是自然规律,人不能违反自然规律。”

七大姑八大姨都惊呆了。吴豌豆跳起来,亲了吴爱民一口。

后来,男生顶不住家里的压力,主动提出了分手。吴豌豆哭着跑回家找爸爸。吴爱民便给吴豌豆讲述了自己的感情史。

当年有个供销部的售货员,为了吴爱民跳过井,磕破了脑袋,至今脑门上还留着疤。后来,吴爱民一怒之下,自己雇了辆车,拉了一车土,把那口井给填了,史称“爱民填井。”

吴豌豆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老爹,忘记了失恋的伤痛,开始对吴爱民的感情史产生了强烈的兴趣,得空就拉着吴爱民逼问。为了防止老婆听到,吴爱民只好偷偷地跟自己的女儿一起回忆,那些年轻时候在吴爱民生命里进进出出、走来走去的姑娘们。

吴爱民开车送吴豌豆去大学,整理好吴豌豆的床铺,告诉吴豌豆:“大学就是学习和恋爱的,恋爱比学习还重要。”

大学里,吴豌豆谈了两场恋爱,大致弄明白了爱情是什么,男人是什么。最后一场恋爱随着毕业临近而结束。

大学毕业之后,吴豌豆想要只身去北京。吴豌豆的妈妈激烈反对,坚持认为一个女孩子不应该跑那么远的地方。

吴爱民却说:“女儿有自己的人生,就算她去洗碗,去给傻逼织毛衣,我们也应该支持,这些都是女孩成长的必经之路。”

为此,吴爱民和老婆大大小小吵了好几次,最终吴爱民还是亲自送吴豌豆北上。

 

 

吴豌豆在北京的合租房里认识了展越,两人从相知到相恋,然后便是意外怀孕。

吴豌豆严肃地提出要结婚。展越吓坏了,他沉默到不能再沉默才问了一连串的问题:“在哪结?拿什么结?出租屋里吗?拿父母的钱吗?生了孩子怎么办?谁照顾?你妈还是我妈?”

吴豌豆也沉默了。她想要去打掉孩子,可到了医院门口却又不敢进门,最终还是拨通了吴爱民的电话。吴爱民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吴豌豆面前,吴豌豆不敢哭,不敢出声,也不敢上去抱她抱了无数次的老爸。

而展越得知吴爱民要来,早早地躲了出去。

吴豌豆僵在原地,一声不吭。吴爱民看了看自己的女儿,说:“还没吃饭吧,我给你下碗面条。”吴豌豆终于忍不住了,扑倒吴爱民怀里,嚎啕大哭。

吴爱民像小时候一样拍着她的后脑勺:“哭什么,还有你爹。”

晚上,展越偷偷地回到自己的房间,发现吴爱民黑着灯坐在那里抽烟。展越吓得腿都软了。吴爱民就问了一句:“你是个男人吗?”展越犹豫了一会儿,说:“我是。”

吴爱民点点头,又问:“你想娶我女儿吗?”展越这次没有犹豫,说:“想。可是……”

吴爱民打断展越的话:“想就行,没什么可是。”

吴爱民连夜离开北京,再回来,已经是一个月之后。

当着展越的面,吴爱民把一张卡给了吴豌豆,说:“卡里还有点钱,结婚用的。房子我看好了,付首付,剩下的靠你们自己了。”

吴豌豆惊呆了:“爸你哪来那么多钱?”吴爱民傲然一笑:“笑话!你以为你爸这辈子没挣下家产吗?”
婚礼办得简单温馨。台上,吴爱民的第一句话就惹出了吴豌豆的眼泪:“原本我没想这么早嫁女儿的。女儿出生那一天是她妈妈的受难日,出嫁这一天就是她爹的受难日。”

吴豌豆没有去度蜜月,偷偷地回家,结果惊讶地发现家里的家具都已经搬空了。

吴豌豆疯了一样地敲响了邻居的房门,邻居告诉吴豌豆:“你爸把房子卖了,你不知道?”

吴豌豆这才明白买房的钱是哪来的。

吴豌豆赶到农村老家的时候,天快黑了。老家破旧的祖宅前,吴爱民正指挥着几个建筑工人修缮屋顶。吴豌豆看着吴爱民前前后后地忙碌,努力忍住哭声,脑海里只剩下一个简单的字,她喊了出来:“爸!”

吴爱民回过头,看着自己那小腹隆起的女儿,笑了。吴爱民领着吴豌豆在老宅子里转悠,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自己的规划。

 “这块地我打算种花,袁隆平不是弄了杂交水稻吗?我打算主攻杂交花卉。”

“屋顶上我安个太阳能,绿色循环动力。”

“我包了几亩地,种菜,种五谷杂粮,你爷爷一辈子是农民,我早就想回家种地,过田园生活了。”

吴爱民说起自己的规划,很是得意。吴豌豆的眼泪就像是正在下雨的天空,止不住了。

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男人会为了自己,放弃已经习惯的城市生活,回到阔别多年的农村老家种菜种五谷杂粮呢?

吴豌豆生孩子那天,吴爱民比展越还要着急地走来走去。婴儿的第一声啼哭传出来的时候,吴爱民哭了,恍惚之间,他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,他焦急地站在产房外,里面吴豌豆她妈还在引吭高歌,而吴豌豆刚刚探出头……     
推荐文章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