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婚恋 > 热门标签:
你怎能为了别的女人向我下跪
摘要:
那一跪,是他对她、对他自己以及他们共有的过去,最彻底的否定与背叛。

 

 

他一跪,她的心都碎了

方运贤跪下来的刹那,胡明艳的心直接碎成渣了。

方运贤是谁啊?他多么骄傲多么倔强啊!胡明艳觉得,除了父母,这是个对老天都不可能下跪的男人。但是现在,这个男人竟给她跪下了,跪得那么清脆、瓷实,一点折扣都没打。

他这一跪,不为父母,不为自己,而是为了一个女人。那个女人24岁,比他们的女儿大不了几岁,如今怀孕6个多月了,怀的是个男孩。

方运贤说:“明艳,只要你肯离婚,下辈子我给你做牛做马。”胡明艳没吭声,他突然就把头磕在了地板上:“我不能让儿子一出生就没户口,我必须给他一个身份……”

胡明艳碎了一地的心,突然剧烈地抽搐了一下。

她不习惯身高183cm的他跪着的样子,这让她觉得人生那么扭曲、悲凉、荒唐和绝望。她弯身去拉他:“你起来。”“你不答应,我就不起来。”“你起来我就都答应你。”

方运贤的眼神亮了一下,犹豫着站起来: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你提任何条件,我都答应。”胡明艳笑了一下:“我没什么条件。不过,我觉得你还有条件,是吗?”

方运贤愣了一下,他发现这个简单的女人,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。

他作为一个不大不小的县里的常务副县长,肯定不能让离婚的事被外人知道,连女儿都不能告知。否则,他的政治前途就算到终点站了—即使不受处分,也不可能再朝前走。

“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,我会尽我所能补偿你。但我真的做不到让何小芸把孩子打了,都成形了,小手小脚都看得见了。”说起情人腹中的儿子,方运贤的口吻情不自禁地深情起来。

“你别说了,我答应你,明天就去办手续。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,我还住在这里,至于你,随意。”胡明艳说。方运贤差点膝盖一软,再次跪下,被胡明艳及时地阻拦了。

她说:“你自己小心点吧,现在反腐那么严。”“你放心,明艳,我没别的什么事。我和何小芸是真感情,她甚至都不花我的钱,她挺能干的。”他回。

她看了看他,心想:一个宾馆服务员,能能干到哪里去?

 

她成全了他,还配合他演戏

离婚手续很快就办好了。房子、车、储蓄,全都给了胡明艳。方运贤还主动提出,负担女儿读书的所有费用。胡明艳笑说:“凭你那几千块钱工资吗?你知道女儿每个月补习费、生活费和兴趣班花多少钱吗?小1万元。”

方运贤愣神了。他这个副县长,也才做了不到两年,除了公家配置,没什么外快。在仕途上,他极其小心,成功抵挡了各种来路的钱财。关系要好的,顶多吃人家一顿饭。八项规定之后,连饭都不太敢吃了。

所以,他方运贤有生的46年,唯一犯的错,就是何小芸。

两年前的那个晚上,他喝多了,被司机送到招待所临时休息。何小芸借着他的酒意成功勾引了他。后来,方运贤确信,当时他是能拒绝的。但是,当何小芸年轻、柔软的身体塞进他怀里时,他沉寂多年的欲望,突然就以庞大的阵势蓬勃汹涌起来。

在这之前,他和胡明艳已有两三年没做那个事儿了。自从生了女儿,胡明艳的身材走了样,他和她在床上鲜有交流。他都没想到他还能有那种能力。

那段时间,他上了瘾。

但出轨归出轨,方运贤从没想过要娶何小芸。直到有一天,何小芸告诉他,自己怀孕5个月了,是个男孩。方运贤的人生,就在男孩两个字上做了转折—没有儿子一直是他心里的隐痛。那一刻,他知道,只有离婚这条路可走了。

此刻,方运贤如愿以偿。

但他对胡明艳充满愧疚。这么些年,家里的经济,大部分都来源于在证券公司做到管理层的胡明艳。他支支吾吾地说:“那个……对不起啊,这些年,难为你了。”

胡明艳没吭声。她拉开抽屉,把以前方运贤交给她的工资卡递还给他:“你很快就是别人的老公了,也要担起责任。我既然同意离婚,就没在意你这点小钱。”方运贤再次红了脸。

从此,两人成为同一屋檐下的陌路人。只有在家里来了客人,或者女儿回家之时,胡明艳才会配合着与方运贤上演恩爱的夫妻戏。

 

不还一点,他还算男人?

胡明艳让方运贤帮她个小忙的时候,方运贤的儿子已出生并满月了。是个胖小子,非常健康,眉眼跟方运贤很像。方运贤心情大好,即刻说道:“没问题。”

胡明艳笑起来:“我还没说什么事呢。”“不管什么事,能为你做点什么,我心里好受点。”方运贤说的是真心话。

胡明艳告诉他,她表姐的儿子考了县检察院的公务员,笔试通过了,但在最后一名。“这次的名额就两个,所以面试这关……”方运贤犹豫了两秒钟,道:“把孩子的资料给我吧。”

这件事其实有点难度,要动用系统之外的关系,但方运贤把事办成了。他是真的想办成,这样,欠胡明艳的就会少一些。儿子出生时,胡明艳执意给了个大红包:“怎么说,也是女儿的亲弟弟。”这让方运贤无地自容。

这种情分,不还一点,他还算男人?

之后,类似调动工作和安置人员的事,胡明艳又恳求方运贤帮着办了3次。

不久,胡明艳让方运贤帮的忙,却着实为难到了他。胡明艳发小的儿子打架致人重伤,伤情鉴定结果出来后,依照法律,5年以上有期徒刑是跑不掉的。胡明艳把发小带到家中,发小一直在方运贤面前号啕。胡明艳在旁边也抹泪:“孩子是混,但也是咱们看着长大的,小时候还跟咱闺女定过娃娃亲……”

方运贤没熬住,只好勉为其难地表了个态。最后,他几乎用了“洪荒之力”,好话歹话不同场合轮番说,终于给争取了个“判三缓二”。

事后,方运贤松了口气,也出了一身汗。官场多年,他知道自己这次触了红线。

所以,当胡明艳发小送来10万元时,他差点把人直接赶出去—这么多年,他方运贤一没靠山二没财路,怎么上到这一步的,他自己清楚。别的方面已经开了口子,经济问题,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犯的。

而这一次,方运贤也终于鼓起勇气对胡明艳说:“这样的事,以后尽量不揽了吧,风险太大。”胡明艳抱歉得不行:“对不起啊,运贤,我是真的被她哭得心软了,也真是心疼那孩子……”

方运贤打断她: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他还是听不得胡明艳说对不起,毕竟是他对不起她在先。

 

不是都还了吗

之后,胡明艳再没给方运贤添过麻烦。然后,女儿参加了高考,胡明艳告诉方运贤,打算让女儿去加拿大留学,她也一起走。方运贤愕然,太意外了。

胡明艳说:“反正咱们也离了,我走我的,影响不到你。女儿大了,慢慢能接受。这样,你跟何小芸带着孩子,也能过正常的日子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方运贤有点不明白的是,出个国,怎么就那么简单呢?

胡明艳说:“离婚后我一直在办这件事。我不是机关干部,不受那些条条框框的影响。这些年,我在股市上赚的钱,比你能想到的多得多。放心,都是正道来的,足够移民了。所以,在女儿高考前,我就把手续办好了。对了,房子我也会卖掉。”

胡明艳说得清晰而缓慢,方运贤全听明白了。胡明艳所做的一切,合规合法,更合情合理。他根本没有资格给什么建议,更别说反对。他只有深深地叹口气:“明艳,这辈子,我是欠你了。”胡明艳笑笑:“没欠,不是都还了吗?”

方运贤愣了一下,随即醒悟过来,她是指他帮的那些忙。

方运贤是在胡明艳和女儿成功移民3个月后出事的。事情就出在胡明艳发小的儿子的减刑问题上,受害方家属实名举报方运贤在这件事上收受贿赂10万元,暗箱操作,违章违纪违法。那10万元,方运贤没收,却扎扎实实地打在了他妻子何小芸的一张银行卡上。

随之,方运贤其他违规和收受贿赂问题也迅速浮出水面。方运贤每次参与安置的公务人员,都有一定数额的钱打入何小芸的账户。至于方运贤瞒着组织离婚、再婚,并且有了一个儿子,已是他所有问题中最轻的了。

证据面前,方运贤没做任何辩驳。他想起了胡明艳走之前说“不是都还了吗”,一下子就都明白了。

是胡明艳,她恨他。

 

她的恨,是被那一跪点燃的

大洋彼岸,胡明艳第一时间在互联网上看到了方运贤出事的消息。隔着整整12小时的时差,胡明艳还是在半夜爬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。

没错,是她做的。包括叮嘱当事人在每次事成后,偷偷去找何小芸致谢。因为是事后,完全可以不惊动方运贤,何小芸也就半推半就了。

一切都在胡明艳的预料中。她太清楚,何小芸一个农村出来的姑娘,除了姿色和那点烂俗的手段,别无所长。方运贤还是犯了一个天真的错误,如果没有荣华富贵,何小芸怎么会破釜沉舟地绑定他?

胡明艳真的好恨啊,她的恨,就是从方运贤那一跪被点燃的——

记得当年,家里不同意她嫁给他。那时他刚从部队转业,分到机关做文员,虽然挂着小副科的职位,却没房没钱,一穷二白。后来母亲心软了,暗暗授意胡明艳让方运贤软一下膝盖,跪一下父亲。父亲要的是个面子。

但方运贤倔强地跟胡明艳说:“宁肯这辈子打光棍,绝不跪。”胡明艳说:“不跪也不用打光棍啊,娶别人就是了。”方运贤的回答照旧斩钉截铁:“娶不了你,我就打光棍。”

胡明艳当时心里又气又感动,最后,干脆选择了跟 方运贤生米煮成熟饭,有了3个月的身孕后,逼着父母同 意了这门婚事。那时,他们那么相爱,爱到他不娶她宁 肯打光棍都不跪。但那么轻易地,为了另一个女人,他 跪了。 

她可以接受他被勾引,接受他想要个儿子,接受他 主动或被动想和她离婚,但接受不了他这一跪。这是他 对她、对他自己以及他们共有的过去的最彻底的否定与 背叛。 之后她心里只装了一个字:恨。如今,她终于得偿所 愿,让他付出了惨烈代价。 

胡明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然后笑着将杯子砸到地 面上,清脆的一声响,无数碎片花朵般绽开,像她再也无 法拼凑的完整的人生。

 

 ——本文刊登于《家人》杂志2017年06期

 

欢迎加入《家人》杂志读者俱乐部微信群,一起讨论哦!!!

推荐文章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