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章 > 婚恋 > 热门标签:
闺蜜嫁给高富帅
摘要:
现在城市女人谁没有几个闺蜜呢?相识多年,难得一直保持着这份亲密的情谊

  

  给闺蜜们介绍男友

  “现在的东西质量可真差啊,才上脚的袜子,转眼就破一个洞了。”阿蜜抱怨,对面的祺祺立刻娇笑:“是啊,就像你上一个男人,天雷勾动地火了才发现货不对板,幸好不是新婚之夜才验货,不然货都没处退。”

  阿蜜红着脸去掐祺祺,吴希差点把茶喷到了阿林手上,端庄的阿林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几个活宝,忍不住也笑弯了腰。

  现在城市女人谁没有几个闺蜜呢?相识多年,难得一直保持着这份亲密的情谊,每周都会见面,一起购物看电影,或者一人捧杯茶坐上一个下午,交换心事笑骂男人,这样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直到去年,阿林率先结了婚。

  直到现在姐妹们还在喋喋不休地指责阿林做了叛徒。阿林嫁得很好,丈夫斯文温和,职业高尚,对妻子无微不至,甚至这天来接老婆时,还不忘给她的朋友们带份精致小点心。

  阿林坐在车上,笑着跟女友们挥手,她也知道,在她们笑骂起哄的掩盖下,藏着一颗微酸的,羡慕的,恨嫁的心。

  她跟老公郭斐说,有没有认识的好男人,我这几个姐妹都不错的。郭斐笑了,他很含蓄,但阿林知道那笑容的意思,她也忍不住伸了下舌头,确实,平时姐妹们的那些无厘头蠢事,她当笑话给郭斐讲了不少。

  阿蜜是个美女,但在男女情事上有点智商不足情商偏低,好几次被没诚意的男人玩弄,末了还真相信没在一起是缘分不足;祺祺前些年玩得太疯,这几年收心想嫁人了,但在她那个玩的圈子里,找到一个靠谱的男人还真不太容易;吴希早几年在感情上受过伤,一直害怕再投入,左右一耽误,年纪就有些让人愁了。

  虽都说不上剩女,但有没有点焦急,有没有点惶惑,大家真是冷暖自知。

  阿林撒娇地缠着老公,郭斐也只好答应把他认识的几个金融业俊杰介绍出来。

  

  不像从前那样亲密了

  阿林觉得,在把自己嫁出去这事业上,几个女友都有些烂泥扶不上墙。

  她想了很久,在下一次聚会上,先着力数落了祺祺的穿着,男人们会欣赏大冬天露乳沟的美女,但会想娶她回家吗?然后正言告诉阿蜜,男人帅和嘴甜是没用的,忠诚,可靠,责任感才是男人的基本素质;最后对着吴希历数了王菲啊章子怡啊,她们都是有名有利又有男人后才玩性格。永远不要低估女人的能量,邓文迪刚到美国的时候也没人相信她会嫁给默克多啊,所以大家不要荒废了时光,知道流水吗?它一直向前走,所以才不会臭。

  多么地励志!她慷慨激昂得像在演讲。几个闺蜜听得一怔一怔,最后阿林总结:我要让你们都嫁得好!

  阿林果然积极地当起了红娘。先是在郭斐工作的银行里物色了一个信得过的男人介绍给阿蜜,靠从郭斐那里挖来的情报,几个女人一起给阿蜜支招,务必教他掉入美人温柔乡。

  再把祺祺从头到尾地包装了一番,推销给了她的一个大客户,祺祺倒是机智,一接触,发现这男人条件实在不错,果然收敛起了都市豪放女的派头,千娇百媚地做起了小家碧玉。

  最后连吴希也心动了,阿林却不慌,天天跟她逛街烫电话煲,从发型到衣着,教会她读精致两个字,直到她觉得老友已经从《女友》进化到了《时尚》阶段,才在都市车友会里给她报了名。她相信以吴希的知性温婉,一定会在这批有车有房,仍能爱好远足的男人里,遇上一个热情开朗有情趣的良人。

  她的红娘事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女友们真的忙碌了起来,每周一次的聚会慢慢改成了两周,再改成了一个月。慢慢地,居然没人提了,阿林每次组织,不是差了这个就是缺了那个。

  半年后,阿林怀孕了,她和丈夫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在了即将到来的小生命身上,也没时间没心思找老友叙家常谈心情。直到祺祺的喜帖摆上了案头,她才想起,大家已经很久没联系,只依稀知道,阿蜜的恋情以前所未有的一帆风顺进入了蜜月期,而吴希,好似真正地爱上了自驾游,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消息了。

  阿林颇有些寂寞。“我们的关系变了。”她失落地跟老公说,“不像从前那样亲密了,很久都没有见面,偶尔通一个电话,说完事情就挂,不再聊天废话。好不容易约出来一次,聊的话题也都泛泛了。”

  郭斐想了想说,“小何也很久没来家里打牌了。”

  小何是郭斐的同事,阿蜜现在如漆似胶的男友。

  

  装作没看见

  阿林是在祺祺的婚礼上,确实地感受到了女友们的变化。

  新娘祺祺并没有请阿林去做她的闺房女伴,理由是房间太小人太多,于是阿林只好同老公挤在喜宴酒店门口,与新娘子故作亲密地合影,拥抱。祺祺甚至没有介绍男方父母给阿林夫妇认识。

  阿蜜与男友小何联袂而来,大家站在一起聊天,郭斐刚开玩笑地说我老婆为了促成你们这对,把跟我相处的时间都占据了,现在你们倒不来我们家玩了。阿蜜尴尬地笑笑,很快找个理由把男友拉走了。

  吴希连人影都没看到。

  那天的喜宴,阿林和郭斐坐在一堆陌生人中间,像最普通的宾客,为自己的老朋友鼓掌和祝福。

  新娘穿过红毯,缓缓向幸福而去。她穿着含蓄优雅的婚妙,纯洁得似朵百合花。

  阿林突然有些明白了。闺蜜们的聚会向来百无禁忌,她们之间曾分享过那么多的过去和秘密。在她看来是知心相交的欢乐时光,但在女友们看来,也许那过去代表着不堪回首的过去和狼狈的情感飘泊。

  是,阿林曾经为她们作过许多。陪阿蜜去英文班进修提高素养;苦心婆心劝祺祺与其在夜店里露大腿,不如在五星级酒店的恒温泳池边展露身材;不时同吴希讨论,男人们选择哪个车型代表了他哪种性格……但这些闺房私话,随着她们越向婚姻靠近,就越显得忌讳。

  谁愿意自己的老公从朋友嘴里知道你相过多少次亲?知道你交过七个男朋友八个床伴?知道所谓的婚姻其实经过了精心的排练和准备?知道你曾经为了别的男人要生要死烂醉如泥?

  你知道得太多了,也许你不会主动说,但谁知道某时某刻不会有脱口而出的尴尬?

  阿林有些悲愤,她觉得自己真是比窦娥还冤,人家至少是因爱生恨,她这算哪门子的事?她是伸手管了女友们的闲事,但没有她,她们能嫁出去?能嫁得这么好?好吧,现在她们有出路了,她却赔上了友情。

  婚宴还没结束,阿林就忍不住退场。外面在下雨,踏出酒店门口的时候,她看见吴希从一辆越野车上下来,匆匆交了礼金,来去如风地走了。

  她没有看见阿林。也许看见了,也装作没看见。

  阿林挽着老公手臂站在屋檐处,有滴水凌空而降,不偏不倚,掉进了后衣领。这滴冰冷的雨水,慢慢滑过她的后背,阿林打了个激灵。

推荐文章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信息